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奥风教育的博客

中英双语美文佳作

 
 
 

日志

 
 
关于我

Hello, I'm the host of the blog you're visiting now. Thank you for your presence. I've been working as a teacher of English since ten years ago. Hope we'll be friends.

网易考拉推荐

永不消逝的童年的梦 —一本老幼共赏的书《阿丽思漫游奇境记》   

2008-08-28 09:00:41|  分类: 听读名著,学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静远
   
    原载《读书》1981年第2期
 
    每个孩子都做过新奇有趣的梦,可是很少有人做过阿丽思那样新奇有趣的梦。
    阿丽思,这个睁着一双好奇而又严肃的大眼睛、披着垂肩的浓密波纹长发的英国小姑娘,在一个闷热的夏天的下午,和姐姐坐在小河边,眯缝着眼望着脚边闪闪流过的河水出神。忽见一只兔子打身边跑过。那没有什么稀罕,只不过是一只平平常常的白色野兔。可是,——慢着,它怎么穿着背心?怎么还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只表,瞄了一眼,着急地说了声:“糟糕,我要迟到了”?“不行,”阿丽思果断地说,“我得追上去看看。”她一下子跳了起来,追着兔子飞奔过去。她跟着兔子钻进了一个洞,掉下了一口仿佛掉不到底的深井,开始了她的奇遇。从这儿起,我们也跟着她,游历了那个扑朔迷离、不可思议的地下世界。
    那儿,有她渴望进去可又老是进不去的迷人的花园;她一忽儿变大,一忽儿变小,连她自己也弄不清,她究竟是一个小姑娘,还是别的什么;她遇到许多奇怪的动物,它们有的很和蔼,有的怪脾气,老是教训她,还支使她干这干那;那个讲起故事来象一条又长又弯曲的尾巴的耗子;那个老是咧着嘴笑的柴郡猫;那个抽着水烟袋、老气横秋的大青虫;那个疯疯癫癫的帽匠和三月兔;那个哭哭啼啼的假海龟,还有那帮不过是一副纸牌的国王、王后、朝臣和兵士……一切全都那么荒唐,可是透过阿丽思那双惊奇的眼睛,一切又都显得那么真实。当我们含笑合上书时,阿丽思和她所遇到的一切,就伴着我们童年的回忆,在我们脑海的一角舒舒服服地永远住下了。
    这本小小的儿童故事,为什么一百多年来跨越了时代和国界,成了全世界孩子和大人都喜欢的一本书,儿童文学宝库中一颗熠熠发光的明珠呢?
     
    《阿丽思》这本书的出现,说来也是一段趣闻。它的作者刘易斯·卡罗尔(真名查尔斯·勒特威奇·道奇森,一八三二——一八九八),是一位牧师兼数学家和逻辑学家。他一辈子没结婚,可是非常喜欢小孩,特别是乖巧伶俐的小女孩。他常常给他的小朋友讲故事,一边信口编来,一边在一张纸上画插图。他最喜欢的一个小姑娘名叫阿丽思·利德尔,她是一位教长的女儿,长得非常可爱,聪明又懂事。一八六二年七月四日,道奇森和他的朋友达克沃思牧师带着利德尔家三个小姑娘,一同划着小船,从牛津出发,上溯泰晤士河作了一次水上旅游。他们在岸边草地上野餐,然后划船往回走。那天下午,道奇森在船上给阿丽思姐妹讲了一个奇妙的故事。阿丽思听入了迷,临别时恳求他写下来给她。于是道奇森写了一篇一万八千字的《阿丽思地下历险记》,自绘插图,送给了阿丽思。碰巧,这篇手稿让利德尔家的一位客人,儿童文学作家亨利·金斯莱看到了,他大为惊奇,请利德尔太太劝道奇森将它出版。道奇森请教他的朋友,另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乔治·麦克唐纳。麦克唐纳把稿子带回家念给他的孩子听。六岁的小男孩听后,大声宣布了他的审读意见:“我希望这本书印六万册。”这样,道奇森就在它的基础上扩充改写,写成了五万字的《阿丽思漫游奇境记》,并且请当时为《笨拙》杂志绘插图的著名画家约翰·坦尼尔斯绘插图,于一八六三年七月四日即那次郊游一周年出版。书出版后,很快就出了名。一八七一年,道奇森又出版了与它齐名的续篇《走到镜子里》。到一八九八年他去世时,《阿丽思》已成为英国每个家庭不可缺少的儿童读物。而到一九三二年作者诞生一百周年时,阿丽思已带着她的动物伙伴们游遍了全世界,受到无数儿童(还有大儿童、老儿童)的欢迎。一九三三年,美国派拉蒙制片公司摄制了童话片《阿丽思》,一九五一年,动画片之王华特·狄斯奈为它绘制了动画片。在我国,一九二二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赵元任先生的译本。现在五、六十岁的人大概还记得,那本印装得十分简陋的小书在他们童稚的心中引起了何等的欢乐。
     
    《阿丽思》是一本奇书,是同样受儿童和大人喜爱的不可多得的书中的一种。它这种奇特的魅力,从哪儿来?百多年来不断有人在探讨,分析,可是公认的令人满意的答案似乎始终没有找到。它被归入“荒唐文学”一类(和现代文学中的“荒诞派”不是一回事)。《大英百科全书》说它“把荒唐文学(nonsense  literature)提到了最高的水平”。表面看来,它似乎满纸荒唐言,纯粹哄孩子的瞎编胡诌,没有什么意义。然而它把荒诞和常识、无稽和逻辑巧妙地捏在一起,充斥着风趣和俏皮的讥讽。它不是寓言,不象《伊索寓言》或《克雷洛夫寓言》那样,让动物口吐人言,讲出一番人生真谛和谕世的哲理。它甚至也不象另一些儿童文学一样,含有教育的目的。它好象除了逗趣外,什么特别的目的也没有。真是这样吗?也不见得。《阿丽思》里的那些动物,以至无生物(纸牌),不都是拟人的吗?它们不是除了具有动物本身的特征外,还具有人的特征吗?这就不免反映出褒贬的态度。那个胆小的白兔子,平时衣冠楚楚,趾高气扬,煞有介事,俨然一个人物,可是嗅到一点危险,却吓得魂飞魄散,连呼自己的耳朵和胡子,抱头鼠窜,或者命令比自己更弱小的动物去排除危险;在权贵面前,它奴颜婢膝,献媚邀宠,在仆人们面前,它呵斥怒骂,颐指气使,——这不是活脱脱一种人的嘴脸吗?那个红心王后,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一张纸牌,却自以为权力无边,动不动就下令“砍掉他(她)的头!”其实连一个头都没有砍掉,——世上不是也有这样一种可恶又可笑的人吗?故事的主人公,那个可爱的七岁小姑娘阿丽思,是作者的一个杰作。她天真活泼,爱幻想,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事事都要问个水落石出,在那些动物那里碰了钉子也不灰心。她非常诚实,心肠好,有同情心,很乐意为人效劳,处处替别人着想。她顺着深洞往下掉时,从洞壁架子上拿起一只果酱瓶,发现是空的,想随手扔掉,可是一想到下面也许有人,就把它放回另一个架子上。兔子丢失了手套和扇子,她急忙帮着找,尽管兔子对她很不礼貌。公爵夫人要去和王后玩槌球,把怀里嚎哭着的孩子塞给她,她虽然一点也不喜欢这孩子,可还是负责地抱着他,直到发现它变成了猪才把它放下。她有是非观念和正义感,好管闲事,专打抱不平。当红心王后要处决三个园丁时,她把他们藏在玫瑰树下面。在那荒唐的法庭上,她勇敢地出庭作证,抗议对无辜被告的诬告,驳斥国王的无理判决,大闹公堂。她又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孩子,待人彬彬有礼,对自己管教很严,常常把自己变成两个人,一个阿丽思训斥另一个阿丽思,有时把自己骂哭了。可是她也有些小毛病:她太好强逞能,有点喜欢卖弄自己的知识,可又不免出错,闹笑话。她有点粗心大意,给自己造成不少麻烦。她自由自在惯了,不大喜欢呆坐在课堂里,很希望和“时间”交朋友,请它从八点钟一下就跳到吃午饭的时候。这些,使她更象个真小孩,而不是个模范儿童的典型。作者爱小孩,了解小孩,他知道孩子们喜欢听有趣的故事,不喜欢听教训,不管是直截了当的教训,还是拐弯抹角的教训。他写这本小书的目的,看来也只是让孩子们开心,并没有要教诲人的意思。可是因为他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他写的东西自然贯穿着良好的意图,健康的情绪,使小读者在享受乐趣时无形中也得到教益。
 
    但《阿丽思》的主要价值还不在这里,而在它的风趣。所谓“荒唐文学”,依我看,实质上就是一种幽默文学,如果抽掉了健康的幽默的成份,这种“荒唐”只能让人觉得无聊。《阿丽思》是英国式的幽默的产物,又对英国幽默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它不同于肖伯纳那种严峻的社会讽刺的嘻笑怒骂,它的讽刺,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因为它毕竟是一本儿童读物。
    英国人常以他们民族传统的幽默感而自豪。什么是英国式的幽默,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我觉得,那是一种含蓄的、有余味的、格调高的、理智型的幽默。它诉诸智慧,而不是浮面的滑稽感。它是卓别林式的而不是劳莱—哈代式的。就象听侯宝林的相声,说的人一本正经,略带忧伤,听的人要经过咀嚼,才品出味来,发出会心的笑;笑完了,想想,又要笑;再想想,还禁不住要笑。
    《阿丽思》的趣味,表现在许多方面。令人惊叹的是它那妙想天开的想象力。柴郡猫就是这种想象力的一个奇迹。它不论什么时候都在咧着嘴笑,嘴角一直咧到耳根,显得非常和蔼的样子。它的身体能慢慢地消失;先从尾巴开始隐没,直到剩下一个猫头,剩下一张咧着的嘴,最后,猫完全不见了,只有枝头还挂着的笑。怪不得阿丽思惊奇地说:“没有笑的猫我倒常常看见,可是没有猫的笑!”它也会慢慢地出现,顺序是倒过来的,先出现“笑”,然后是猫头,然后是全身。聪明的阿丽思摸到了它的规律,一等它现出耳朵,就跟它谈话。有时它懒得现出全身,只现一个头,这就引起了一场重大的争端。国王怪罪猫盯着他瞧(“猫可以望着国王”——阿丽思立刻用这句英国谚语来驳斥国王),下令砍掉它的头,刽子手说没法执行。国王说:凡是有头的东西都能砍头;刽子手说:头总得从什么地方砍下来才行,没有身体,头从那儿砍?这只笑脸猫为什么叫做柴郡猫,作者在书中没有交代。它的来源大概是英国民谚“象柴郡猫似地咧着嘴笑。”至于柴郡的猫为什么会咧着嘴笑,一说是因为,柴郡地方出产过一种做成笑脸猫形状的干酪。且不管它,但柴郡猫的笑脸,不是一个永恒的童年的梦的美好象征吗?
    在“王后的槌球场”一节里,阿丽思和整副扑克牌打上了交道。国王、王后和他们的十个孩子都是红心,十个朝臣全身缀满钻石(方块),十个园丁着铲子(黑桃),十个士兵举着棍棒(梅花)。有趣的是,这些纸牌王国的居民虽然象人,却仍具有纸牌的特征。他们都怕水。三个园丁做了错事,吓得脸朝下扒在地上。王后命令把他们翻过来,因为她从背后认不出他们是园丁还是她的三个孩子;这是当然的,因为一副纸牌每一张从背面看都是一样的。这里是不是暗含有某种关于阶级不平等和人的本质平等的讽喻呢?不好妄加猜测,这只有作者自己才知道。
    另一种幽默的形式是讽刺。作者象个顽皮的大孩子,这里捅捅,那里戳戳,到处开玩笑。可惜由于地区和时代的距离,许多趣味我们难以领会了。在“委员会赛跑和一个长故事”一节里,阿丽思和一大群动物掉在她自己的眼泪池里,浑身湿透。耗子煞有介事地说,“我有办法,我能很快让你们干透。听着!这是我所知道的最最干巴的东西。”于是它念了一段非常枯燥乏味的历史。原来,耗子念的是一本真正的历史书,是作者写《阿丽思》的那年(一八六二年)出版的一本《历史简明教程》。他利用了dry这个词的两个含义(干燥、枯燥),跟这位历史学家开了个玩笑。耗子的办法不灵,渡渡鸟建议举行“委员会赛跑”,于是大家绕着一个圈子跑起来,跑了半天,分不出名次,只好由阿丽思给每人发奖。轮到她自己,奖品没有了,于是由阿丽思把自己的顶针交给渡渡鸟,由它庄严地发给她。——这又是指的什么呢?所谓委员会,是指英国党派组织的委员会,作者也许在讽刺这种官僚机构办事如同空转圈子,永不会前进一步,由人民取得的东西,又作为恩典赏赐给人民吧?
    书中有大量的“荒唐诗”,每首都有典故,是模拟另一首真正的诗或民歌、儿歌的。这些诗在不明究里的读者看来似乎莫名其妙,但在从小熟悉那些诗歌的英国儿童和成人看来却十分亲切有趣,仿佛从一面哈哈镜里看到自己熟人的滑稽相。
    作者不但跟不相干的人和事开玩笑,还利用名字的谐音,跟自己的朋友,甚至跟自己开玩笑。“鸭子”(duck)是和他一道划船的达克沃思牧师(DuckWorth);阿丽思当然就是阿丽思·利德尔;她的几个姐妹也各有和她们的名字相应的动物。至于作者自己,因为他口吃,常把自己的姓道奇森(Dodgson)念成“道—道—道奇森”(Do-do-dodgson),所以他就成了“渡渡鸟”(dodo)。取笑自己,这也是英国式的幽默的一大特色。
    最引人入胜的要数大量的逻辑游戏和文字游戏。作者运用他逻辑学家的特长,嘲弄了某些似是而非的歪理和强词夺理。在那次荒唐的审判中,被告被指控写过一封可以作为罪证的信。被告分辩说这信不是他写的,因为没有他的签字。国王象抓住了把柄似地得意地说:“你没有签名,那就更证明你心里有鬼,要不然你就会光明正大地签上你的名字。”这样的无理“逻辑”,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是并不陌生吗?文字游戏,则是作者开玩笑开到英语文字头上了。书中有大量的俏皮话,双关语,故意的语法错误等,有许多被广泛引用,成为英语文学典故。例如阿丽思说过的语法错误curiouser  and  curiouser(应是more  and  more  curious),至今人们还在文章里引用。又如,疯帽匠问阿丽思是否和“时间”谈过话,阿丽思说,“没有,可是我上音乐课时要打时间”(beat  time——打拍子),帽匠说,怪不得你和时间交不上朋友,因为你老是打它。这一类幽默,在翻译中是很难处理的。如果不采取赵元任先生那种完全“中国化”的译法,就得加许多杀风景的注。但这是所有的幽默文学所共同面临的民族局限性问题,几乎是无法克服的。
    最后,不能不提到,《阿丽思》博得人们喜爱,和约翰·坦尼尔斯的插图是分不开的。他画出了阿丽思和那些动物的灵魂。你看着纸上那神气活现的白兔子,就仿佛听到了它啪嗒啦嗒的小脚步声和烦躁的尖叫声。那个老是咧着嘴笑的猫,好象要悄悄告诉你一桩有趣的秘密。你见惯了的纸牌里那个木无表情的王后,竟冲出来向你瞪着吓人的眼睛,朝你大吼。就连一条不起眼的青虫,也捧着它那东方水烟袋,坐在蘑菇上自得其乐地伸懒腰。画家的笔,补充了作家的笔,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神奇的幻想世界,在那儿,书中人物和我们自己都永不会变老。坦尼尔斯的画,堪称插图艺术的一绝。后来《阿丽思》有些版本,试图用另一套插图来代替,但是都不成功,因为坦尼尔斯的《阿丽思》和卡罗尔的《阿丽思》一样,已经在人们头脑中占有了不可取代的地位。
     
    说了许多,还是没有说到点子上,不足以说明《阿丽思》的魅力所在。恐怕,说到底,最根本的一点是:作者有一颗不曾随岁月逝去的童心。所有的读者,不管什么年龄,也只有永葆一颗童心,才能领略这本书的趣味。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