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奥风教育的博客

中英双语美文佳作

 
 
 

日志

 
 
关于我

Hello, I'm the host of the blog you're visiting now. Thank you for your presence. I've been working as a teacher of English since ten years ago. Hope we'll be friends.

网易考拉推荐

窗外幽灵  

2008-09-21 23:01:23|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inaOften译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闪电劈开夜空,照亮了外面骷髅一样的树枝,四周一片寂静。突然天边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从波光闪烁、怒涛汹涌的湖面上滚过,这座维多利亚时代的老房子仿佛在雷声中颤抖。闪电映出窗口的人影,他们正盯着我看。我想他们在盯着我,因为我看不到他们的眼睛。

我模模糊糊地看到自己的手颤抖着伸向客厅桌子上几乎已空了的威士忌酒瓶。一种像琥珀一样的液体从桌子上溢开去,然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我能闻到房间里有一股臭氧的味道,盖住了陈旧发霉的气息。空气中显然充满了电,但这不仅仅是雷暴雨的原因。

有一点可以证明,你无法避开这些景像。虽然我努力地想要避开。

60个小时不睡觉,幻觉是难免的。但是这些幽灵看起像真的一样--太真了--这也是我做噩梦的特征。我睡不着,因为他们一直对我谈话,在我的大脑里,嗡嗡嘤嘤地讲着一些关于损失、磨难和死亡的无法想像的故事。他们用冰冷的、会发出声音的手指头--没有长在身体上的手指头--碰我,更糟的是,它们是在我的大脑里面指点。他们想要我经受长期的、慢性的死亡。而不像他们一样,这很幸运吗?我可不这样认为,但是无论什么都要比因持续的折磨和恐惧而导致的极端困倦而又无法入睡的疯狂状态要好。

这种折磨第一次出现是在菲尼克斯上空四万英尺的地方,当时下着暴雨,我正准备降落。我转身以确认我的副驾驶员已将矢量仪和自动导航仪设定在每分1500英尺,突然看到一个淡淡发光的物体在飞机的右舷窗口盘旋,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因为飞机正以每秒约300米的速度在飞行。

渐渐地,月亮状的物体变得更加清晰,只是很难看到全貌,就像是人从眼角里瞥到的东西一样。但我看得出来(我的心狂跳起来)那是一个年轻女孩幸福的脸庞,机窗外大雨如注,这使得女孩看起来像是在哭泣,但是她的眼眶里却一片漆黑,这个女孩竟然没有眼睛。

“罗斯……?”我的副驾驶突然叫起来。

女孩的脸正在说话,说着我听不见的话,但是我能够感受的到。她正在以一种撕心裂肺的、绝望的声音呼叫她的妈妈,这种声音让我混身发冷,好像有冰剑插在我的脊梁骨上。

可怕地是,她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在我们(我和前妻)经历过漫长而又痛苦的离婚后,她和她的妈妈住在一起。

女孩挥着手,毫无征兆的消失了。我迅速回过神来,开始为波音747-400 的最后降落做准备。我不能告诉副驾驶我到了什么---或者我认为我看到的什么---我们当然安全着陆了。

在菲尼克斯国际机场的降落再没有出现任何不寻常的现象,尽管那天的暴雨很特别,似乎只落在机场周围很小的一片地方。飞机一进入跑道,大雨马上停了。开始我将在机舱看到的景象归结为午餐食用变质玉米煎饼而导致的幻觉,但是发现我无法摆脱那个小女孩带给我的压抑和失落感。

自那以后,超自然的现象多起来。我父亲也变得抑郁、偏执并且失眠。几乎总是一样,那个不知名的小女孩出现在窗口的外面--任何窗口---哭喊着叫她的妈妈,或者也许是乞求进来。最后,我试着躲进了先父在路易斯安那庞恰雷特湖畔留下的这幢古老的维多利亚时代的房子。

但是很快她晚上就开始出现在窗户的外面。哪怕我把窗户关得牢牢地,那个招手要进来的模糊的闪光体先是斜对我,最后终于转过身来面向我,她那满脸的悲伤和渴望撕扯着我的心,冰冷着我的灵魂。更可怕的是,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她的身边,最后,我数了一下,有十八个清晰可辨的人形,有男人也有女人,而且各个年龄的都有。我能听到低沉的嘟囔和私语,人们在抱怨、质问、哄骗和谴责(我想所有这一切都在我脑子里)。一股情感的旋风撞击着我的灵魂,让我产生了一种负疚感,但是为什么会有负疚感,我却不得而知。尽管处于因幻想产生的恐惧和近乎持续的恐慌状态中,我还是没有勇气离开房间。

墨西哥湾吹来强劲的飓风,幸运的是,在横扫新奥尔兰之前减弱为一场热带风暴。老房子在暴风骤雨的抽打中发出疲惫的呻吟。房间的前窗紧闭,那些不眠的灵魂在窗前来回踱步,烦躁不安。我喝下了最后那点威士忌,拼命咽下,以抑制想要吐的感觉。

我摇摇晃晃地走向那扇小女孩正向里窥视的窗户(我想我是踮着脚尖走过去的)。我恐惧地慑嚅道:“你--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我的妈妈。 我要进来。”这些话在我的大脑里同步回放,就像一部配音糟糕的日本恐怖电影。

因为雷暴雨,电停了。虽然关闭着的房间令人窒息地潮热,我却明显感觉到有一股莫名奇妙的冷风在吹抚着后颈,就像是死尸用冰冷的舌头在吻我一样,我发现自己在发抖。

“你妈妈不在这儿,”我用嘶哑的声音愤怒地叫道。

“求求你了。我好冷。”她开始轻声地哭泣。

在她肩膀上,一瘦骨嶙峋、青筋暴突的老人满怀恶意的盯着我。

“好吧,”我低声回复道。“不过你只能一个人进来,好吗?”

“可以。”那位老人说完就消失了。

我正要去打开窗户,那个女孩却已在屋里了,就站在我身边。

“我--我不明白你想要什么,”我结结巴巴、充满无助地说。

“我妈妈说会在这儿等我。”“你有泰迪熊吗?”那双空洞无物的眼框乞求地“看”着我。

这时,就在我身后,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到这儿来,梅根。”

我的心脏好像突然停止了跳动,浑身发软。这是我女儿的名字。眼前金星乱冒,我裤子的前面变得温热潮湿--我尿裤子了。我转过身来想要看看是谁在我后面。

她是美丽的--曾经是美丽的。她像幽灵一样单薄而憔悴,头发毫无生气地垂着,身体上能看到尸体腐烂后常有的杂斑。她的双臂外外翻着,我能清楚地看到在每个手腕上都有一个水平的剃须刀片滑的口子。当然,她也没有眼睛。

“罗斯机长,”她开始讲话,我双膝一软,跪在硬地板上。室温瞬间下降了30度,我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我在。”我不自觉地高声应道。小女孩尖叫着从我身边跑过,紧紧抱住她妈妈的腿。我几乎要晕倒,我看到她手腕上大张着的裂口正跟着她说的每一句话对口形。邪恶的三位一体在说话。

“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吗?”除了说话,我也用摇头表示了“不”。泪水从看不见底的、空洞的眼框里涌出。“我的女儿,梅根,准备和她的外祖父母一起包机回俄亥俄州的家。你驾驶的474几乎与这架飞机撞上。飞机失控坠毁,机上18人全部遇难。包括我的父母和女儿--梅根。”她悲痛地哭泣,透过纸一样薄的皮肤我看到她的骨头在令人心悸的抖动。我好像能够听到它们发出的咔嗒声。

我在令人窒息地恐惧中,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夫人,那不是我的错。另一架飞机闯入了我们的飞行区。我也已被临时禁飞,但我确信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最终会判定我在那次事件中是无辜的。”

“事件!?”她咆哮道,我感到一股屠灾场的强烈恶臭扑面而来。“你杀死了我的女儿,因为你对你做的工作漫不经心。你个人的生命对你来说更重要。”

义愤填膺地,她开始高声尖叫,她的吼叫就像飓风一样猛烈,我遮住自己的耳朵,像胎儿一样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蜷缩着。眩目的闪电过后,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我感到屋顶被揭开,迅猛的雨点落在身上,像针刺一样。一切都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醒来,发现太阳正在升起,天空一片澄澈,而自己正趟在房子的废墟上。一棵古老的橡树在暴风雨中被连根拔起,砸坏了前面的房间和部分二楼。我检查了一下自己--好像除了前额上有一点表面伤外,毫发无损,真是奇迹---我慢慢站起来。房子余下的部分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的损伤。只是单层窗都坏了。

我认为暴风雨之夜遇到的事只是醉酒或神经过度紧张而导致的幻觉,于是决定继续工作,使生活走向正轨。如我预料的一样,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判定我在空中撞机事件中没有过错。但航空公司还是礼貌地请我离开,其实我早就决定不再驾驶客机。我在新奥尔兰找到一份新工作,驾驶DC-9货机。

我在空中事件中的副驾驶--杰克·惠特利,也受到了航空公司同样的“礼遇”。事实上,是他帮我找到了驾驶货机的工作。在我第一次夜间飞出新奥尔兰时,他还是我的副驾驶。

在为起飞做准备时,他说:“你看起来不太舒服,罗斯。”

“我很好,杰克。真的,”我安慰他。

离开新奥尔兰国际机场后,我们很快就爬升到了15000英尺的高空。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奥黑尔。

地面控制塔通知我们今天天气睛朗。可是突然间,闪电撕破夜色,急雨猛烈地敲打机窗。

“今天不应有雨啊,”杰克随口道。

“我知道,”我低声回应了一句。

出乎意料地,杰克眼里流出了泪水,越过杰克的肩膀,我看到那个小女孩就在机窗外。

“你也看到她了?”

“是的,”我平静地回答。

“是的”,当DC-9垂直向下俯冲时我又重复了一遍。

 

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报告 No. NTSB-AAR-99-10

报告日期:2000年1月24日

事件日期:1999年10月31日

登记号:N6271

机型:DC-9

经营者:空中客运弗雷特莱那公司

地点:路易斯安那,斯莱德尔

1999年10月31,空中客运弗雷特莱那公司的117航班,一架道格拉斯DC-9型货机(非客机),从新奥尔兰至芝加哥(奥黑尔”常规飞行途中。117航班于美国东部标准时间下午7:45从新奥尔兰国际机场顺利起飞,攀升至约15000英尺的高空。

据判断,在当时虽然在天气情况良好,117航班却遭遇到小范围暴雨袭击,以及随之而来的风切变,加上严重的倒风和旋逆风,使DC-9发生了无法控制的垂直俯冲。

坠机地点是人烟稀少的庞恰特雷恩湖区。飞机在撞击、爆炸及随后的大火中毁掉。一幢房屋被毁,机上两名机组人员,及机上18位乘客全部遇难(目前身份尚未确认)。

除正常的起飞通讯外与控制塔没有任何信息沟通。

奇怪的是,从驾驶员舱的录音设备里只能听到一个模糊不清的名字:

“梅根。”

英语原文请查看:http://www.chinaoften.com/books/ShowArticle.asp?ArticleID=299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